玄界好卡_1.嘴贱碎齿,手贱断臂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1.嘴贱碎齿,手贱断臂 (第1/3页)

  傍晚时分,天已暗淡,残阳斜挂天边,红云似火,仿佛灼烧着整片天穹,大地之上都被铺上了一层红芒。

  在天边的另一头,一轮浅浅的弯月早已跃出,似银钩般立于天穹之上。

  此刻正值大日坠下银月初升之时,昼夜交替之间总有让常人难以理解的事物出现。

  天地间仿佛是被两种颜色隔开,一边是大日坠下之时的余晖,带着血红的光芒。另一边是银月初升带起的银灰,雪白之中透着森然。

  日月轮转,大地的掌控权也由大日交还给了银月。

  银月不祥,这是生活在这片古老大地所有人的共识。

  九溪镇。

  被大山环绕,周遭是山川与大河,还有数不尽的粗木森林。镇子不算小,少说也有三千多户人聚集在此,正经说起来都能称之为城了。

  镇子有城墙护持,共有三十六根柱子均匀耸立在城墙四周,上面泛着氤氲微光,在大日落下的那一瞬间就亮了起来。

  而城墙上也有极其细微的光芒泛出,细看之下就能现,在城墙的外层似乎有一层与那柱子一样的材质,与那三十六根柱子一起将月光阻挡在外。

  镇子里的一处空地上,堆满了从山上伐下来的粗木,一侧则是一排一人多高已经被劈好的柴禾。

  空地中央有一个半人高的石墩,旁边则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,双眸有神,赤着膀子,身上筋肉仿佛钢铁一般,看起来并不突出,却充满了一股力量感。

  深秋时节冷意逼人,这少年人却是浑身汗津津的,还泛着热气。

  只见他手上拿着一柄黝黑的柴刀,两尺长,足有一指厚,前端有一掌宽,到柄处却缩至三指宽,没有半点亮眼之处,看起来分量十足。

  少年人只是单手把持,两脚似生根般牢牢站在地上,身子紧绷。在他面前的石墩上,横摆着一根半人长的粗木,足有人腰粗。

  “喝!”

  就见乌光一闪,他手中的柴刀直直劈下,仿佛空气都被劈开,在细微的咔嚓声中,横摆着的粗木被整齐平劈成两节。

  动作行云流水,看不出半点费力的地方。

  一般人劈柴都是竖切,因为树木纹理竖切最为省力,而这个少年人却是横砍,并不是沿着树木纹理切下。

  但那腰粗的柴禾却是整齐被斩成两节,断口平滑没有半点木茬。

  “唰唰!”

  又是两道乌光闪过,少年腰部一拧,单臂一晃,仿佛大龙摆尾一般,柴刀应声劈下。

  粗木柴禾又被分为四段,动作极快,让人眼前一花。

  动作简洁无比,似乎是锤炼过千万遍一般,没有半点花哨之处,但无论是力还是收刀都做到了行云流水,没有半分凝涩。

  少年人只是随手三两下就将劈好的柴禾给扔到了身后,稳稳地落在那整齐的柴禾堆上。

  劈柴劈的都与众不同。

  轻呼一口气,他直起身子,拿过一旁的汗巾擦擦身子吗,身上的热气慢慢消散下去。

  他叫曲滔,已经在这里快劈了一个月的柴禾了。

  “该回去了。”

  将柴刀别在腰间,抓过粗布衣衫直接套在身上,他大步独行。

  “曲小哥。”

  才走出空地,曲滔便被人叫住,是个瞎了一只眼的中年人,穿着破皮袄子,一只手上还缺了三根手指。

  他将一个钱袋抛给曲滔道:“曲小哥,明日便不用来了,镇子上的禁令已经解除。”

  曲滔点头,道了声谢后便走了

  71读小说网阅读网址:m.71du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